截止阀灶台蓝色火焰奏响生活变奏曲

    更新时间:2018-08-15 04:20:05 浏览量:












卓越大厦的清洁能源项目

上世纪90年代刚建成时的大尧罐站。
现在的大尧罐站将完成历史任务。
“民以食为天”。做饭是每家每户每天的必修课。从以前家家户户烧煤生炉子,到如今一开阀门便可点火做饭,改革开放40年来,岛城居民家中的灶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袅袅炊烟早已飘散,取而代之的是蓝天白云。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灶台革命”,居民的生活在细节中不断改变,提高了生活品质。
对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青岛人来说,能够用上“一开即通”的管道煤气,无疑是一个奢侈的梦想。改革开放以后,我市组织力量到全国各地炼油厂采购气源,积极扩大瓶装液化石油气供应。 1982年,青岛石油化工厂催化裂化装置试车成功,结束了青岛市不能生产液化石油气的历史,瓶装液化气供应逐步扩张到全域。
1984年,我市将煤制气建设列为市重点工程项目,拉开了青岛管道燃气建设的宏伟序幕。1987年3月27日,煤制气一期工程正式投产运行,岛城第一批管道煤气用户——水清沟区域4万多户居民首先实现了“灶台革命”,用上了方便、洁净、“一开即通”的管道煤气。为增加供气能力,1990年我市开始筹备煤制气二期建设工程,1997年12月,煤制气二期工程成功投产供气,我市管道燃气气源保障能力上了一个大台阶。
虽然居民生活方便了许多,但由于管道煤气仍是以煤作为主要燃料,在这种能源结构下,空气质量、城市环境依然没有大的改观。 1999年,为进一步改善大气环境,降低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例,我市着手开展天然气引进工作。 2002年12月30日,天然气进青投产点火一次成功,李沧区域近万户居民率先用上天然气,体验到“绿色能源”给生活带来的便利。2013年10月19日,李沧区最后一片人工煤气用户进行了天然气置换,从此更加清洁环保的天然气成了青岛主要的民用能源。
2014年11月,位于董家口港区中石化LNG码头的山东LNG项目正式建成投产,使原本处于天然气长输管道末端的青岛一跃变成天然气输出地,并解决了LNG长期依赖外购问题,大大优化了青岛乃至全省的气源结构,我市天然气市场进入了多元化、高质量发展时期,天然气在分布式能源、冷热电三联供、汽车加气、气代煤等领域得到了快速发展。卓越大厦、山东路万科、和达中心城、万科中心等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陆续建成投入使用。 2016年,原碱厂供热站燃煤锅炉改造成燃气锅炉,天然气正式迈入集中供热市场。记者从市城乡建设委了解到,到2017年底,全市已建成天然气管道10287公里,发展天然气用户220万户,天然气管网积极向镇、村延伸,乡镇驻地覆盖率已达84%。
从煤球到液化气、煤制气,再到天然气,虽然灶上蹿出的都是火苗,但是火苗里有变化、也有喜悦。这不仅仅是燃料的更新换代,更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社会的进步和生活水平与质量的提高。如今,“蓝色火焰”跳动的韵律越发彰显活力,人们的生活越来越“有滋有味”,同时,岛城的天也更蓝、水更清。
讲述人
青岛能源华润燃气有限公司党委书记 程京木
把“方便气”送进千家万户
1984年,学习城市燃气热能供应工程的程京木毕业后分配到青岛市重点工程指挥部煤制气分部,参与到青岛的管道燃气建设中来。 1985年,指挥部进驻李村河入河口的荒滩现场,开始填海筑炉。
作为第一批燃气建设者,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现场条件十分艰苦。“没有厂房,也没有食堂,冬无取暖设施,夏无风扇,甚至喝水都要到远处的供水点去打,午餐吃自己带的凉馒头。 ”程京木说,条件虽然艰苦,但大家的信念十分坚定,工作热情高涨,因为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目标,那便是让居民早日用上“方便气”。经过三年的筹建、设计、施工,1987年,一座日产14万立方米的制气炉终于耸立起来。从此,管道煤气进入了岛城百姓的生活。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天然气——这种更加清洁、环保、安全的“绿色能源”纳入了岛城燃气规划的蓝图。 2002年,我市把引进天然气列入市办实事,引进天然气的重任又一次落到了燃气建设者的肩上。为了让居民当年就能用上天然气,掀起了新一轮的建设高潮。由于天然气是易燃易爆气体,输气管道必须保证不漏一丝气,对施工工艺的要求高,再加上时间紧张,建设者们起早贪黑、披星戴月,驻扎在工地一线,日夜赶工。程京木回忆,有一次他凌晨3时到现场查看,工人们仍在紧张施工。“当夜风雪交加,温度降到了零下十几摄氏度,工人冒着大雪,躺在雪里焊接输气管道。 ”时隔十几年,再回忆起这一幕,程京木仍十分感动。凭着这股劲,从2002年11月22日开工,至2002年12月25日全线贯通,从城阳天然气门站进入青岛市区的21公里输气管线,仅用了43天的时间就建设完成,创下了输气管道建设的历史纪录。
从筹建煤制气到引进天然气,再到如今天然气使用在全市铺开,弹指一挥间,已是三十余载春秋。青岛的管道燃气也从无到有、从有到优,一直位居全省首位、全国领先。在燃气行业拼搏半生的程京木看来,这和燃气人吃苦耐劳、无私奉献的精神作风是分不开的,“我们一直把老百姓的需求当做工作的第一要务,把给老百姓服好务当作自己的使命,老百姓满意,我们就高兴。 ”
讲述人
水清沟小区居民 常红珊
做饭从生炉子到拧开关
家住水清沟的常红珊是1987年岛城第一批用上管道燃气的居民。 “把锅具往灶上一放,拧开阀门,就有一股火焰冒出来,厨房也没有烟味,当时觉得特别神奇。”回忆起30多年前发生的生活大变化,常红珊仍清晰如昨。她笑着说,刚通上气,全家人都很高兴,一些亲戚朋友羡慕不已,纷纷到家里来参观,大家议论纷纷,都盼着自己家也能早点用上这种“一开即通”的“方便气”。
但是在此之前,在家里做饭可不是一件轻松事, 截止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常红珊一家六口人挤在仅有三、四十平方米的筒子楼里,客厅使用布帘隔成多块区域居住,厨房和卫生间是几户人家共用的,想洗个澡还要跑到公共浴池去。常红珊回忆,当时家家户户都是烧煤取暖做饭。每户人家在楼道上或在院子里砌上一个煤池子,把一冬天的煤储存在里面。在家里支上一个炉子,把烟筒一节一节接到墙壁的烟道口,炉子生火后,既可取暖也可以烧水、炒菜。“遇到天气不好、风向不顺时,满屋子都是黑烟,特别呛人,还要经常掏炉渣、倒煤灰。 ”回忆起这段往事,常红珊感慨万千。
好在,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罐装液化气流行起来,常红珊一家无需再忍受呛人的煤烟。刚开始还没有电子打火,需要先点燃一根火柴,再慢慢打开下面的气阀,听到轻轻“嘶”的一声,火苗紧接着从灶台升起。不过,煤气罐里的气也不是源源不断的,“我记得那时家家都备着两个煤气罐,经常做着饭没气了,就得换上另一个。”常红珊说,最开始都是父亲推着自行车去煤气站换煤气,后来煤气站能给送到楼下,但还是需要自己扛上去,“那时候我家住四楼,父亲在家还好,他一个人就扛上来了,而我们女孩子得两个人才能抬到楼上。 ”
直到1987年家里用上管道煤气,常红珊才觉得做饭轻松多了。 1993年,她搬出筒子楼,搬到了如今居住的水清沟小区,有了大客厅,也有了独立卫生间和厨房。 2003年初,常红珊家接通了天然气,这又是一次“气换气”的飞跃。电子点火开关一扭,蓝色的火苗清洁、热值高,不仅节省做饭时间,还节省费用。厨房清洁,心里亮堂,常红珊直言,“现在做饭真是一种享受,生活得到了改善,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 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傅春晓


推荐文章:


推荐文章:

标签:
    热门精选
      8月25日,“中巴经济走廊:现状、挑战与
      Black Hat黑帽大会和Defcon大会作为
      时间过的很快,一周一周的过去,一周工作